登入
 
首頁 > 2020 玉山社網路書展 > 【套書】不該遺忘的聲音 (查某人的二二八、我們只能歌唱、陳年往事話朱家、說好不要哭)
【套書】不該遺忘的聲音 (查某人的二二八、我們只能歌唱、陳年往事話朱家、說好不要哭)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《查某人的二二八:政治寡婦的故事 二○二○年增訂版》

讓女人的二二八經驗被看到,
讓影響及定位台灣歷史的二二八事件,
有女人發出的聲音;
也從這些堅毅台灣女人的生命經驗中,
得到力量、習得勇氣,不讓國家暴力再發生。

一本關於女人的二二八經驗,突顯了性別和政治、歷史間相互交織複雜的現象。
作者以生命史的方式來記錄這些因二二八政治屠殺事件,而變成寡婦的女人的生命悲劇,從活下來的女人的親身經驗來論述「女性與二二八」的關係。
這些聲音的出現,使得女性悲憤的一生,苦難的命運,以及無可湮滅的衝擊與傷害,終於得以自主於二二八傳統男人論述之外。
本書初版於一九九七年,經過二十三年的時光,書中所訪談的二二八寡婦早已陸續辭世,二二八議題的書寫也已擴及於各個面相,因此,在二○二○年增訂版中,除了原有的內容之外,作者沈秀華教授增加了新版序,也補進了〈受害家屬的受暴主體性〉,更深入地從受害者家屬的角度,剖析施暴者與受暴者之間的關係。期許增訂版的出版,不只是讓女人發聲,也要讓更多人從書中這些堅毅台灣女人的生命經驗中得到力量,習得勇氣,守護民主,不讓國家暴力再發生。

 
《我們只能歌唱 蔡焜霖的生命故事》

在死亡逼迫到眼前,瀕臨絕望的時候,
唯有歌唱,
我們才能感受到一點點活著的自主意志。

十九歲,人生剛剛才要開始,剎那間,希望、自由,還有讀書、工作、追求愛的機會全被剝奪,甚至於生命都遭受死亡的威脅--絕望的時刻,唯一留給我們的:我們只能歌唱。

從政治受難者、紅葉少棒推手、《王子》雜誌創辦人、廣告界菁英,到人權志工,蔡焜霖前輩充滿智慧與勇氣的精彩人生,記錄了台灣人的大時代!

 
《陳年往事話朱家》

【推薦】

近年來,有關白色恐怖案件的調查報告、訪談記錄,乃至死難者遺書等陸續出版,也有研究者逐漸將關心焦點轉向受難者家屬,透過口述訪談,我們看到家屬痛苦黑暗的生命創傷如影隨形,終生揮之不去,而國家機器對他們的監控與管制,社會的集體恐懼與刻意疏離,更造成他們的多重壓迫。「逝者已矣,生者何堪?」受難者家屬的痛苦,其實很少被當代社會關心、正視。

在白色恐怖中遇害的小說家朱點人的長媳蔡烈光,寫的是朱點人在慘遭國府槍決之後,朱家人如何熬過艱苦的困境,走出陰霾的故事。由於題材特殊,文章一發表,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,對曾努力尋找朱點人資料的我而言,更是意外的發現。
——廖振富(前國立台灣文學館館長)

朱點人是我最喜歡的日治時期台灣小說家之一。
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之後,他因為不滿國民黨的統治,憤而加入台共。這一轉變頗為諷刺:在日治時期的文人當中,朱點人的思想都不算是最左的,也並不激進。然而,這麼一個有一半作品都在寫浪漫故事的作家,不過終戰數年就轉投共產黨了。
偉哉國民黨。
一九五○年,朱點人被捕。隔年一月,在台北車站被槍決。台灣文學史上最有文學天份之一的作家,就這樣槍決了。作家沒有「後來」,令人痛惜。幸好,人們還是繼續走下來了,努力越過劈裂天地、撕碎身心的巨變,跟著時間一起往前走了。現在,把這些故事,把我們在書上也讀不到的故事寫下來了。
如此令人感激的「後來」。
——朱宥勳(作家、奇異果版高中國文課本執行主編)

【內容簡介】
我嫁給朱點人的長子, 渡過漫長艱苦的日子……
朱點人從沒想過,他的後代,由於他的遇難,都成了美國人。

朱點人,是台灣日治時期的知名作家,於一九五一年被國民黨政府槍決,此後家人遂墮入被國家機器監控,被親友指點、疏離的困境,直到遠走美國,才漸漸找回自己的人生。

作者身為朱點人的長媳,陪著朱家走過這段外人無法感同身受的甘苦歲月,在移居美國三十七年之後,她開始在臉書發表這段過往。

她說:「不知不覺,移居美國已三十七年,想當年,這是不得不的選擇,而台灣,經過先賢先烈的犧牲,民選總統、立委、地方首長,走向自由民主的大道,真是得來不易。回想走過的一生,尤其入朱家門的天真動機,以及面對實際生活的挑戰,總結心路歷程,點點滴滴貼文在臉書後,受到很多人的熱烈的反應……期待這本書有助於當代人認識台灣過往的黑暗年代,珍惜現有的民主果實,進而迎向光明的未來。」

 

 《說好不要哭》

【內容簡介】

延續《愛唱歌的小熊》,以白色恐怖受難前輩陳欽生先生的故事為藍本,透過童話故事的角度,以及溫馨、友善的呈現,讓孩童了解台灣的民主歷程,以及曾走過白色恐怖時代的前輩的真實故事。


海豚東東最喜歡旅行,夢想可以環遊世界。

有一天,他游到一座美麗的小島,被島上美麗的風景吸引,不想離開。

然而,小島岸邊的一場大火災,卻讓他被關進大籠子裡,

好久都見不到最親愛的媽媽……


【關於海豚東東】

故事裡的海豚東東,是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前輩。我第一次見到他,是在綠島的人權紀念館,當時他與其他政治受難者前輩們,為年輕的我們講了他們的故事。陳前輩述說自己的故事時很平靜,好像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回憶,即使每次回到人權園區之後,他一定會做噩夢。幾年後我又在綠島看到他,依舊為學生們講著過去的故事……

七○與八○年代的台灣, 經濟條件改善,民主思潮興起,黨外運動風起雲湧。然而,陳前輩卻因求學來台,成為捲入台灣白色恐怖的異鄉人。

陳欽生前輩是馬來西亞華僑,一九六七年來台灣就讀台南成功大學化工系,原計畫畢業後繼續到英國利物浦大學進修。一九七一年,台南市發生美國新聞處爆炸案(註),他無端被捲進這個案子,雖然事後證實他與爆炸案無關,卻仍被扣上參與共產黨活動的罪名,判刑十二年。

為了讓一名單純的學生變成共產黨人,他們對陳前輩施予了難以承受的刑求,讓他自殺了三次,是典型的嚴刑逼供。

在舉目無親的台灣,陳前輩封閉自己,兩年後才開始放開心胸,在獄中從事外役工作,分別在圖書館、洗衣部、福利社、廚房工作。

幾次紀念白色恐怖的演出活動中,當演員唸出他寫過的文字「我的母親從馬來西亞來看我……」時,總見到一旁的陳前輩不斷地壓抑著激動情緒,像是當年那個無助的大學生,在最親愛的母親面前眼淚潰堤。

那年,陳前輩的母親從馬來西亞隻身前往綠島,探視獄中的兒子。突然見到母親,他雖有許多話想說,卻說不出口,想要流淚,卻逼自己不能哭,因為他和母親都知道,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哭泣上,只要一哭,就什麼話都說不好。短短七、八分鐘的會面,母子倆大眼瞪小眼,努力看著對方。他們的手隔著玻璃相依靠,陳前輩答應母親:「我會活著回去。」

之後,在一個活動中,大家請他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,他沒有說太多自己的故事,而是唱了〈母親妳在何方〉。

一九八一年,陳前輩從綠島轉到土城仁愛教育實驗所,認識了仁教所第三班的工友老李,也就是他未來的丈人。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後,他才終於在一九八八年與女友(後來成為牽手)一起回到馬來西亞,見到了母親與家人 。回家的路,走了二十年。

綠島的人權紀念碑上,刻著作家柏楊所題的碑文:「在那個時代,有多少母親,為她們被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,長夜哭泣。」 簡短的話語,道破了政治受難者與其家人的心酸。

 

曾經,那個自我封閉的年輕人,後來積極地學習技能、為難友服務。曾經,那個不願提起往事的受難者,如今一次又一次地在年輕孩子們面前揭開自己的傷疤,只為記憶歷史。我還記得前輩曾經握著我的手,說之後我們綠島再見,那雙曾遭受殘酷刑求的手,充滿著熱度,悄悄將他的故事注入我們這些孩子的體內,為台灣的歷史做了見證。

註:一九七一年的兩起爆炸案:台南美新處爆炸案、台北花旗銀行爆炸案,株連甚廣,許多受難者皆被設計牽連,是白色恐怖時期的重大冤案。

 《查某人的二二八:政治寡婦的故事 二○二○年增訂版》

沈秀華

任教於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
研究領域:性別、移民、親密關係、認同政治
相關著作:噶瑪蘭二二八

 

《我們只能歌唱 蔡焜霖的生命故事》

蔡焜霖(口述)

許多人口中的「蔡前輩」,
人生當中因為充滿太多讓人驚嘆的波折,可說是台灣近代的一頁傳奇!
1930年生於台中清水,
台中一中畢業後,由於在校期間參加幾次老師推薦的讀書會,
而被羅織了「參加非法組織」罪名,遭判刑10年。
出獄後,創辦至今仍有不少人懷念的《王子》雜誌,期間曾協助紅葉少棒隊出賽,蔚為當時的美談。
之後進入國泰企業系統,負責規劃國泰美術館、出版百科全書、創辦《儂儂》女性雜誌……。
轉至廣告界後,在國華廣告一路作到總經理、副董事長。退休後積極參與白色恐怖平反運動,及對年輕一輩的人權教育,是一位大家所敬愛的「蔡前輩」。
現在在各種人權活動的場合,仍時常看到他溫文而堅毅的身影!

 蔡秀菊(記錄撰文)

1953年生,台中清水人。台師大生物學系畢、靜宜大學生態學碩士,《台灣現代詩》主編。

曾獲以色列林德堡和平紀念獎入選(1996)、「第一屆台中市大墩文學新人獎」(1997)、「吳濁流文學獎」新詩佳作獎(1998)、第十屆陳秀喜詩獎(2001)、第三屆「綠川個人史」徵文比賽第一名(2002)、吳濁流新詩獎正獎(2004)、巫永福文化評論獎(2004)、第18屆榮後基金會「台灣詩人奬」(2010),The Best Plastic Artist in 2016 by International Writing and Artists Association。

出版過現代詩集、報導文學、短篇小說、散文集、文學評論集等多種。

 

《陳年往事話朱家》

蔡烈光

1938年生,1957年桃園高中畢業。
1957年任職桃園內壢國小代課老師,1958年任職信東製藥廣告部門。
1959年與朱筆岫結婚,入朱家門。
1960~1968年,任教台北私立光仁幼稚園。
1966年台北女師專夜間部畢業。
1968~1983年,任職奧福音樂教學法推廣中心。
1975第一次訪美,1983年移民至美國。
1985年籌劃芝加哥士林書局。
1986~1989年,負責「中報」芝加哥版。
1989~1991年,擔任美國航空公司機場翻譯。
1991~2011年,專職看顧孫子,繪畫,陶藝。
2011年迄今,自芝加哥移居北卡,過退休生活,參加當地手工織布,陶藝,繪畫,太極拳等團體。
北卡氣候,適於種植,滿院子花卉,菜蔬,有得忙。還養了兩隻雞,一隻公,一隻母,當寵物,享受清晨雞啼聲。
住芝加哥的兩個女兒,兩個大學畢了業的孫子,不時來訪,帶兩老各處旅遊,老年生活再幸福不過。

 

《說好不要哭》

撰文者 吳易蓁

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、英國East15 Acting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Essex,Filmmaking 碩士畢業,目前為【夾腳拖劇團】的團長兼工友,劇本曾獲優良電影劇本、新北市文學獎劇本首獎,著有《自由背包客:台灣民主景點小旅行》、《愛唱歌的小熊》(玉山社、星月書房出版)。

 繪圖者 謝璧卉

愛丁堡藝術學院碩士,主修插畫。現為平面影像獨立工作者。

繪本作品有《阿公草》、《海風吹過港仔墘》、《水光鳥影三塊厝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