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我想你爸爸
類別星月書房書系 > 故事台灣系列
作者周淑琴
譯者吳却妹、周康弘(南排灣語)
繪者王麗雯
頁數:36 開本:21x29.7cm (菊8開)
ISBN書號:9789862941409
出版時間:2016-10-01

定價:$ 280 元 特價:$252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 我的爸爸在工作時發生事故了

「爸爸,你在哪?」

我想你,爸爸。

生於屏東牡丹安藤部落,《水世界下的故事》、《佐諾的夏天》的作者周淑琴最新力作。
取材自教育現場真實事件,深刻描寫偏鄉現實生活,是絕佳的本土生命教育繪本。
蘊含南排灣文化,加入族語版本,更是市面上少見的全新原創、而非神話改編的讀本,豐富原住民語繪本的多元性。
 
●在同樣的年齡裡,有些孩子安心的在父母羽翼下成長,有些孩子卻在小小年紀就必須面對失去親人的事實。希望孩子在閱讀過程中,體會資源分配不均所造成的種種現象及影響,也讓孩子學習關懷同伴、學習他人的勇敢與堅強。
●藉由溫暖的故事發展,將失去家人的痛苦,轉化為心中永恆的懷念,藉此達到療癒失去家庭成員的家屬們。

●透過閱讀認識台灣的各種面象,也可以利用親子共讀帶領孩子們認識人生重要的課題。

周淑琴
生於屏東牡丹安藤部落,屏東師院社教系學士,美國密西根州羅倫斯科技大學科學教育所碩士、台東大學南島文化所碩士、台東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。歷經十三年的教職生涯,現為屏東縣僑勇國小主任。
 

育有三個孩子,也是熱愛教育及文化的工作者,因為認同「生命可以透過書寫增加厚度,熱情可以透過書寫延展價值」的理念,所以用她最擅長的寫作能力,來為南排灣族群記錄故事。出版過環境教育議題的繪本《最後的朋友》、家鄉歷史繪本《水世界下的故事》及《佐諾的夏天》一書,對於原住民的關懷及價值保存不遺餘力。 

 推薦序1

堅毅的孩子/謝郁如(屏東縣石門國民小學校長)
        「vuvu 早!」、「vuvu,來帶小捷嗎?」、「vuvu,幫孫子送東西嗎?」這是學校裡常聽到跟家長的招呼與對話。部落( 與後面重複,建議刪除。) 的學校裡難得有家長來訪,屈指可數的次數中,又絕大部分是孩子的祖父母(南排灣稱呼vuvu)。父母為了生計,或者早出晚歸、南北奔波,或者常駐外地工作,這是偏鄉孩子們遇到的困境,更是部落裡每天的生活。因此,每每聽到部落裡有人在外地工作發生憾事的消息,總讓人不捨!如果又有像繪本主角烏咪一樣的孩子,更是讓人心疼!
        淑琴本身是部落長大的孩子,從小就看到身旁朋友面對親人驟然而逝的傷痛;回到故鄉從事教育工作者後,發現這傷痛仍然在自己的學生身上複製著。面對這些堅毅的孩子,淑琴總想要給予他們更多的溫暖支持。
    《我想你爸爸》是淑琴在經過多年鑽研文化寫作後,特別為曾經面臨父母、親人生離死別的大人、小孩所寫的繪本。她以母體文化的包容溫暖孩子、同理孩子們的感受,以細膩的文字創作,詮釋傷痛、療癒心靈。這不僅是一本描寫偏鄉現實生活的繪本、一本蘊含南排灣文化的繪本,更是一本極佳的生命教育繪本教材。
 
 
推薦序2
 
結了穗的小米禾/巴代(卑南族小說人)
        在台灣,小米栽植的週期是半年為一季,第一季的小米從整理田園播撒小米種子,到疏苗除草大致是在二三月間完成。此後兩個月逐漸生長而後結穗,小米農作的人家便進入一個複雜不確定的情緒。那是一種充滿期待又憂心期望落空的階段,因為小米禾結了穗,未必都能形成真實的小米粒而最後歡愉豐收,也有可能是空穗,或在結粒飽實之前被鳥雀啄食橫奪,而最終失落不甘。
        閱讀周淑琴老師的最新畫冊讀本,我頓時也有著相同的歡心期望與忐忑的不確定情緒。過去幾年,市面上已經出版的傳統圖畫書,大致是以傳統的口傳故事為主。藉由文字書寫將傳統口傳故事予以文字化、圖像化以便於保存,或轉用於國中小學校教學與日常閱讀。這對於文化記憶的保存與復振有著積極的意義,同時,也豐富了族語文字化,文字日常化的能量。但傳統繪本也有著不可避免的限制,諸如:故事已大致定型改寫空間有限;與現在生活情境有一定的距離,閱讀不容易產生共鳴;字詞的變化受限故事的設計,以致限制了文字的創新運用與活潑性。而這些,恰恰是這本畫冊圖書的強項,令人驚艷。
        《我想你,爸爸》是周淑琴老師在教育現場親身經歷的真實事件,她據以寫成短文,並邀請其他作者一起書寫,繪製圖畫。一方面反應職災對家庭所造成的巨大傷害,二方面呈現南排灣對死亡歷程的凝觀、體悟與紓解、釋懷的過程,希冀撫慰曾經有著相同創傷經歷的人們。其最大的特色是以現代議題作為書寫題材,充滿故事性的短文創作配以排灣族語,使得畫冊閱讀對象更廣,族語運用更貼近生活情境,詞彙更彈性更現代,整體創造出與過往繪本不同的視野。它可以作為一般國小課本的輔助,更能作為圖書閱讀的好讀物,為台灣社會提供更多元的讀書體驗,也為民族語言的文字化累積更多的經驗與成果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忐忑期望,多少也是因為自己長期思索著文字創作與族語之間的可能,而周老師不同以往的率先嘗試,能否影響更多民族的創作者投入類似的書寫?這類的創作與出版能否持續,而非僅是一個絢爛的驚詫但,顯然我的憂心是多餘的,畢竟這是一本優異的讀本畫冊,而結穗的小米禾,最終,還是粒粒纍纍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 這,總是一個非常美好的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