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首頁 > 玉山社書系 > 日本史選書 > 昭和史 第二部 1945-1989(上)
昭和史 第二部 1945-1989(上)
類別玉山社書系 > 日本史選書
作者半藤一利
譯者林錚顗
頁數:296 開本:15cm x 21cm
ISBN書號:978-986-294-012-9
出版時間:2011-10-01

定價:$ 360 元 特價:$324
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內容 介紹

「戰後」日本面臨著全新的挑戰,天皇地位、佔領問題、黑市猖獗……
這個歷程是如何走過來的?

在日本並沒有「政府」。至少能夠保證我們生存的政府,並不存在。既然如此,倚賴政府而餓死在巷子裡的人,是傻瓜。……在經濟上處於無政府狀態的今天,保護我們生命的,就只有們自己的力量而已。 —— 石川達三  1945.11.9

然而問題是……壓制黑市交易的結果,糧食搜購和物資的大量上市,是否能按照政府所想的平靜實施呢?馬虎地過著自己喜歡的日子的政府,在不得不演出極端危險把戲的情況下,我想,責任十分重大。—— 小林一三  1946.2.17

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,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。自滿州事變開始,被拉向戰爭的日本國民,終於獲得解脫。遭到戰爭破壞後的日本,面臨全新的考驗。束手無策的政府,汲汲於求取一餐溫飽的國民,拉開了「戰後」昭和史的序幕。

在麥克阿瑟的領導下,實際統治日本的盟軍總部,朝著大刀闊斧改造的目標邁進。解除軍備、天皇問題、戰犯審判、制定憲法……在外在強力的推動下,日本逐步走向民主主義的道路。

本書作者以講論授課的方式,用淺白的文字,為讀者們抽絲剝繭,理解戰後昭和的歷程,看人民如何在艱困中求生存,並開創出新的榮景。讀歷史的目的,不僅是在增廣見聞,更是作為思考未來的基礎。日本的這段歷史,相信也會給台灣的讀者們,帶來許多的的思考與啟發。


本書特色

◎榮獲2006年「每日出版文化賞 特別賞」。

◎在日本熱銷30萬部。

◎透過作者的親身經歷,述說一段「真實」的昭和戰後史。

作者 簡介

作者 簡介

作者 簡介

 

 

半藤一利

一九三○年出生於東京。

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,進入文藝春秋社。

歷經《週刊文春》編輯長、《文藝春秋》編輯長、專務取締役(總經理)等職,現為專門作家。

主要著作有《日本最長的一日》、《是漱石先生呦》正、續篇(文藝春秋,一九九二。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)、《諾門罕之夏》(文藝春秋,一九九八。獲得山本七平賞)、《來談戰爭與和平》(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,二○一○)、《昭和與日本人的失敗本質》(新講社,二○一一)等多部作品。

譯者簡介

林錚顗

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、東京大學東洋史學研究所碩士畢業。旅居西雅圖十餘年,為當地華文報紙《西華報》和《華聲報》撰寫評論、專欄多年。

譯有:《住宅巡禮》、《意中的建築》上下(以上左岸文化)、《鏡像下的日本人》、《罪惡的代價》、《隱私不保的年代》(以上博雅書屋)、《昭和史 第一部 1926 ~ 1945》(玉山社)等多部作品。

 

作者簡介

榮獲2006年「每日出版文化賞 特別賞」

台灣版序

本書能獲得許多台灣的讀者青睞,真的很光榮,同時覺得很愉快。遺憾的是,從我出生以來一步也未曾踏上台灣的大地,然而連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,竟然對台灣有種親近感。

其中一個理由是,與其說是日本職業棒球,吾寧可以說是世界職業棒球的英雄王貞治先生的存在吧。事實上,在王先生的孩提時代,我們住在同一町內,感情很好,還一起玩相撲遊戲。由於年齡有十歲的差距,以日本流的說法,我是個孩子王,所以對於仍是三、四歲的王先生,不如說是因疼愛他而玩在一起,或許這樣的說法比較正確也說不定。總之,兩人感情很好,一同玩相撲,在原野上弄得渾身都是泥巴。

而後一九四五年三月十日,東京遭受大空襲,我和王先生同樣經歷了住家遭焚燬,為烈火濃煙所逐的、九死一生的危險狀況。那天早上,我站在滿目蒼涼的焦土上,遇到了王先生的母親,確認他的安然無恙,此情此景,至今仍歷歷在目。由於有這樣的事情,所以對於台灣人自然感到一股親近之感吧。

本書透過容易明白的故事,嘗試說明燒得不剩一草一木而投降的日本,如何重生,如何開闢復興之路,然後獲致成功的經過。本書當然也根據了我本身在十五歲那時面對國家敗亡之日的體驗,所以它並非小說,而是實錄。然而,撰寫現代史是非常困難的事,至於寫得有多成功,並不知道,而且就算達到了若干目的,也是微不足道的吧。

因此,本書能讓台灣的讀者讀得多愉快,又能夠被理解多少,並沒有太大的自信。而且即使了解了其他國家如何克服苦難的歷史,也沒什麼意義吧。不過,如果站在廣大的人類立場上,知道某個民族如何能讓遭到徹底破壞的國土復活起來,或許對於思考自己國家的未來會有點幫助也說不定。因為活在地球上的我們,絕非外星人,而是同樣地思考,同樣地感到煩惱、愉快的人。或許本書在某些地方也是有用的,這是身為作者所希望的。

二○一一年五月 半藤一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