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首頁 > 玉山社書系 > 高雄文學 > 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
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
類別玉山社書系 > 高雄文學
作者蘇家盛
頁數:160 開本:15cm x 21cm
ISBN書號:978-986-02-5924-7
出版時間:2010-12-01

定價:$ 200 元 特價:$180
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內容 介紹

總也一事無成的父親,說出決定養鴿、描畫贏得賽鴿獎金的那個午後,魔法般地在敘事者黯淡時光裡點亮一盞燭火,〈決定養鴿的那日午后〉擷取童年一處散發螢光的時間轉角;
藏在幽深洞穴裡的變態性啟蒙記憶,猶如永不結痂的傷口,〈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〉,勾勒出成長之路上難以承受之輕、終在夢中退化的飛翔翅翼;
整天做著尋寶發財夢、與祖母鬥氣而外出窩居,說是嘗試「半穴居」生活的祖父,帶著他坐火車回屏東老家,〈祖父帶我回「家」的那日午后〉裡,那回家之路,一種充滿童話感的美麗世界,與祖父的發財夢疊合成一趟美妙的神祕旅程;
童年唯一玩伴阿偉藏著水怪的「魚洞」、隱身的魔術,與滅村的豪雨一同埋葬,〈走〉的主人翁懷藏遺憾與悔恨地「走」下去,要去尋找這世界的祕密……

蘇家盛不斷地在小說裡尋找著生命的轉折點,那些轉折點,有些灑著迷人金粉、花香,美麗明亮,有些幽深闃黑,甚且散放著腐味;有時在美夢中飛翔,有時在深穴裡迴游……他的小說之筆,捕捉了一處處神祕的時間轉角!

——宇文正(聯合報副刊主編)






目次:

推薦序 好寶的掘洞人—蘇家盛的文學異想世界 周芬伶

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
李普陣亡了
決定養鴿的那日午后
祖父帶我回「家」的那日午后

車站
後記 拾一根悲傷的羽毛

作者 簡介

作者 簡介

作者 簡介

蘇家盛

曾是個砸破鄰居窗戶的野孩子,卻在姐姐逝世後不喜說話,之後說話的頻率隨年紀增長,目前已至機關槍地步。聯考那年名落孫山,父親悲傷之餘安排我讀五專電子科,盼我學成後可跟隨叔叔,成為年薪百萬的電子新貴;可我不僅半途而廢,還降轉兩年、至復興商工就讀美工科,於是父子關係降成冰點。往後,父親鼓勵我考大學讀商科,先賺飽銀兩再說,可惜我服役時罹患「小腦萎縮症」,先花了可觀的醫藥費,爾後因緣際會沒讀美術系、卻讀了東海大學中文系,活把父親氣得跳腳。腦病痊癒後,有天我告訴父親,我要當個純文學小說家的消息,毫不意外地,父親狠狠罵了我一聲兔崽子!

2010高雄文學出版計畫得獎作品

特別推薦:

好寶的掘洞人—蘇家盛的文學異想世界 周芬伶(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)

有點「寶裏寶氣」的家盛到現在才出書,說起來寫作的路途很曲折,他的生命歷程也可說是奇蹟連連,既魔幻又勵志,我常在創作課上以他的例子鼓勵後進,他是我教過許多後來成為作家的學生中的「特殊案例」。

初見他時是在小說課上,他那時已是雜文作家,作品還被轉載到《講義》雜誌,他寫輕鬆的生活雜感與勵志文字,在文章中才知他患有小腦萎縮症住院好一陣日子, 因此讀書的路途並不順利,那時《一公公升的眼淚》正熱播中,我特地買片來看,真的好嚇人,這麼可怕的病他是怎麼撐過來的?他很少訴苦,有時還會講冷笑話, 他天生的樂觀與意志力,竟讓他在短短一年中從雜文作家變成力道生猛的純文學作家,得獎連連,這些都是他驚人的意志力與爆發力的展現。
他愛談文學,課後師生常從教室一路走一路談,直到停車場還談不完,狀況好的時候,他每讀完一兩本小說,就會寫出幾篇漂亮的作品。在課堂上報告,十幾本小說擠在一起講個沒完,記得他喜歡賴香吟與郝譽翔的《洗》,淡與濃的兩極。
畢業後有幾年,常在文學獎評審中看到他的稿子(因太好辨認),作品明顯下降語無倫次,我知道他又發病了,生病還硬寫,我心慘然地把作品刷下來。這幾年,他 調整好自己再出發,較悠遊從容,更往人性深處探索,令人高興他已從參賽寫手,變成不急的文字修行者,精細地慢磨,終於磨出自己的味道。
他的作品看來也是後鄉土一路,但在老智慧與童真中,有時會擦出火花,掘開人性的黑洞。作品常跟一個私密的小洞與小空間有關;如《決定養鴿的那日午后》中的 鴿舍;《祖父帶我回「家」的那日午后》中的寶藏;《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中》中的鼠洞與棺木,《走》中的小木屋;《車站》中姐姐躲藏的衣櫃,洞中藏有的並非 真的寶藏或秘密,更多的是創傷與記憶。但作者並不感傷也耽溺,創傷也無痛感,有時還幽默以對,將洞寫成一通往神奇世界的通道,這便是作者的寫作魔法,將他 的空間恐懼化為異想世界。
其中寫得最生猛的當屬《那段偎在洞裡的日子中》,透過小孩童真的眼光,描寫性侵如何成為鎖鍊般的輪迴,唐伯性侵男孩,男孩與女孩相互性侵,另我想到胡淑雯 《哀豔是童年》中的〈溺死貓〉,被老人性侵的女孩長大了,因作社工再見到性侵者,她對他作出「反擊」;溫和的小龍不懂反擊,他採取的是「自虐」與「虐 人」,棺木作為猥褻的場景,充滿諷刺意味,也令人驚駭。這世界多少被性侵的孩童,在變態陰暗的場景中展開他們扭曲的性啟蒙?他們大多沒有能力自救或反擊, 因為無法平反,被性侵者變成下一個性侵者,是否那些老兵與老伯當年也是如此展開他們的情欲之旅?這個死結將由誰來打開?
再來是《祖父帶我回「家」的那日午后》中的寶藏情結,完全顯露一對祖孫的「寶裏寶氣」,所以開頭形容家盛寶裏寶氣是有根據的,這絕非貶詞,而是讚語。當一 個困頓的人想逃避現實的痛苦,挖個洞躲起來是個辦法,想從洞裏挖出黃金也是個抒發之道,作者創造了異想天開的悲喜劇人物,令人哭笑不得。但這個題材寫短篇 足矣,不必寫長或反覆書寫,因為深度有限,除非再多想幾個精彩人物,或給與更宏偉的主題;像以撒辛格《傻子金寶》中的金寶也很寶,每個人都想騙他,認為他 是大笨蛋,他也都受騙了,只因他相信每一個人說的話。每個人都騙過他,包括牧師的女兒,騙他最兇的老婆是個精彩人物,帶動精彩的情節,她婚前懷孕騙他是處 女,偷漢被逮說他眼花,死前才對她說真話,每一個孩子都不是他的,金寶決定要報仇,但老婆的鬼魂告訴他作惡下地獄有多可怕,金寶懸崖勒馬選擇寬恕,之後他 變成很有智慧說書人,再也沒人說他傻。
有點寶的家盛,乾脆寶到底,相信會走出自己的路。狀況不佳時不硬寫,一切順其自然,畢竟好作品是急不來的,好作家也是急不來的。
我極贊成家盛的寶與不急,多少人急於出名,而他三十好幾才出第一本書,希望能被看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