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首頁 > 玉山社書系 > 日本史選書 > 昭和史 第一部 1926-1945(下)
昭和史 第一部 1926-1945(下)
類別玉山社書系 > 日本史選書
作者半籐一利
譯者林錚顗
頁數:276 開本:15cm x 21cm
ISBN書號:978-986-6789-82-3
出版時間:2010-09-01

定價:$ 350 元 特價:$315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內容 介紹

一九三九年九月,第二次世界大戰歐陸戰場爆發。此時的日本,雖已進入戰爭多年,但戰場仍僅限於中國地區。因受到納粹德國在歐洲勝利的刺激,使得日本軍方蠢蠢欲動,準備進行以英、美為假想敵的南進戰略,而簽訂了日德義三國同盟條約。最後,發展成為一九四一年末的珍珠港事件。
太平洋戰爭初期,日軍在各地多有斬獲,但也拉長了防衛線。一九四二年中途島之戰後,美國挾著強大的工業為後盾,對日本展開強力反擊,使日本陷入敗戰的泥沼中。而在政治核心中,則仍無法對現實窘境做出果斷的抉擇。一直到遭受原子彈攻擊後,才終結了軍國昭和的命運。
本書作者以講論授課的方式,用淺白的文字,為讀者們抽絲剝繭,理解昭和歷史的發展經過,體會任何一件大事的發生,必定會有無數的小徵兆。讀歷史的目的,不僅是在增廣見聞,更是作為思考未來的基礎。日本的這段歷史,也會給台灣的讀者們,帶來許多的的思考與啟發。

本書特點:
◎榮獲2006年「每日出版文化賞 特別賞」。
◎本書在日本熱銷30萬部。
◎台大歷史系李永熾教授專文導讀。

本冊目錄:

第九章 為何海軍同意三國同盟
第十章 被德蘇政略弄得暈頭轉向之下的南進論大合唱
第十一章 決定戰爭的四次御前會議
第十二章 從光榮到悲慘,逆轉未免來得太快
第十三章 大日本帝國已無勝利之機……
第十四章 在日本投降前,為討價還價而拚命奔走的美國和蘇聯
第十五章 「忍所難忍,耐所難耐……」
終 章 三百一十萬死者告訴了我們什麼?
附 論 從諾門罕事件學習到的東西
相關大事年表
後 記
參考文獻

作者 簡介

半籐一利 一九三○年出生於東京。 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,進入文藝春秋社。 歷經《週刊文春》編輯長、《文藝春秋》編輯長、專務取締役(總經理)等職,現為專門作家。 主要著作有《日本最長的一日》(一九六五)、《是漱石先生呦》正、續篇(文藝春秋,一九九二。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)、《諾門罕之夏》(文藝春秋,一九九八。獲得山本七平賞)、《幕末史》(新潮社,二○○四)、《隅田川的那一邊:我的昭和史》(創元社,二○○九)等多部作品。 本書以及姊妹作《昭和史 戰後篇》,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。

作者 簡介

半籐一利 一九三○年出生於東京。 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,進入文藝春秋社。 歷經《週刊文春》編輯長、《文藝春秋》編輯長、專務取締役(總經理)等職,現為專門作家。 主要著作有《日本最長的一日》(一九六五)、《是漱石先生呦》正、續篇(文藝春秋,一九九二。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)、《諾門罕之夏》(文藝春秋,一九九八。獲得山本七平賞)、《幕末史》(新潮社,二○○四)、《隅田川的那一邊:我的昭和史》(創元社,二○○九)等多部作品。 本書以及姊妹作《昭和史 戰後篇》,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。

作者 簡介

半籐一利 一九三○年出生於東京。 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,進入文藝春秋社。 歷經《週刊文春》編輯長、《文藝春秋》編輯長、專務取締役(總經理)等職,現為專門作家。 主要著作有《日本最長的一日》(一九六五)、《是漱石先生呦》正、續篇(文藝春秋,一九九二。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)、《諾門罕之夏》(文藝春秋,一九九八。獲得山本七平賞)、《幕末史》(新潮社,二○○四)、《隅田川的那一邊:我的昭和史》(創元社,二○○九)等多部作品。 本書以及姊妹作《昭和史 戰後篇》,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。

半籐一利

一九三○年出生於東京。
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,進入文藝春秋社。
歷經《週刊文春》編輯長、《文藝春秋》編輯長、專務取締役(總經理)等職,現為專門作家。
主要著作有《日本最長的一日》(一九六五)、《是漱石先生呦》正、續篇(文藝春秋,一九九二。獲得新田次郎文學賞)、《諾門罕之夏》(文藝春秋,一九九八。獲得山本七平賞)、《幕末史》(新潮社,二○○四)、《隅田川的那一邊:我的昭和史》(創元社,二○○九)等多部作品。本書以及姊妹作《昭和史 戰後篇》,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。

 

譯者簡介:

 

林錚顗

 

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、東京大學東洋史學研究所碩士畢業。旅居西雅圖十餘年,為當地華文報紙《西華報》和《華聲報》撰寫評論、專欄多年。

譯有:《住宅巡禮》、《住宅讀本》、《意中的建築》上下(以上左岸文化)、《鏡像下的日本人》、《西洋住居史》、《華麗的雙輪主義》、《罪惡的代價》(以上博雅書屋)等書。

◎榮獲2006年「每日出版文化賞 特別賞」
◎本書在日本熱銷30萬部

一切都始於編輯山本明子女士執拗的說服: 「由於在學校裡幾乎學不到,如果可以為我們這些連昭和史的『史』都不知道的世代,做一個啟蒙性的授課,我想對日本的將來是非常有益的。」 「日本聲音保存」的三位幹部,突然加入這項授課。理由是:無論如何,先行錄音,將來再製做成誰都能聽的CD。在四人採取ABCD包圍陣式之下,我不得不為因昭和史講座而開辦的私塾喋喋不休一番。老實說,下課之後到居酒屋一面小酌,一面大放厥詞,非常有趣,所以那也是我接受的原因之一。 雖然有時候會加入一些特別聽講生,但學生四人之中有三人生於戰後,他們馬上就提出質問:「君側之奸?那是什麼?」、「侵犯統帥權?沒聽說過。」因此授課只能慢慢進行,一次一個半小時(有時超過兩小時),一個月一次(後半則兩~三次),從二○○三年四月開始,到十二月授課完畢,平安地結束了私塾。起初想一直講到戰後日本經濟泡沫化為止,後來覺得至少應該講到日本帝國結束的昭和二十六年(一九五一)九月《舊金山合約》簽字為止,結果疲勞的講師自己先舉白旗投降,結束了授課。 為了不想讓學生感到厭倦而戰戰兢兢地,在課堂上有時採用說書人的口吻,有時則是用落語滑稽故事的調調。無論如何,原本極為不周密的喋喋不休,沒想到竟然變成這樣堂堂的一本書。若非山本女士的全面改寫,就不會有像這樣可以閱讀的文章了,真是托福!即使再多的感謝,也感謝不完啊!現在,我衷心祈禱有許多年輕人閱讀本書,作為對這份努力奮鬥的回報。 夏目漱石在《吾輩是貓》寫道:「在所有的大事件之前,必然發生小事件。只敘述大事件,而忽略小事件,這是自古以來歷史學家經常陷入的弊病。」的確,大事件只是冰山一角,下面隱藏著若干的小事件。實際上,事情並不會突然發生,往往是幾個有連鎖關係的主要因素,經過一段時間慢慢地成形,然後結合在一起迸出一個大事件。另外,在某個時間點上,人們所做的小決斷,也會把歷史扯往不合理的方向去。因此,如果不談這些,就不用談歷史了。然而困難之處,也就在這個地方。 歷史是多麼巨大且富多樣性,我仔細想想,即使加上這些,就會是有趣的故事嗎?人類的英智和愚昧、勇氣與卑劣、善意及野心,全都被寫進歷史,而所謂歷史,它思考的是什麼呢?總而言之,是關於人的學問。 因為是以到目前為止我所有的著作做為底稿,所以在拙著中所舉出的所有參考文獻,都可以算做參考文獻。因數量龐大之故,雖想一一列舉,卻舉也舉不完。可是這樣一來,對於從現在開始學習的讀者,勢必造成不便,因此,只以個人的日記和手記為重點,列出一小部分參考文獻。至於大部分沒有列出來的,還請作者和出版社原諒。

二○○三年十二月、除夕夜 半籐一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