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首頁 > 星月書房書系 > Give & Gift > 教師這可怕的工作
教師這可怕的工作
類別星月書房書系 > Give & Gift
作者船越準藏
譯者楊守全
頁數:256 開本:15cm x 21cm
ISBN書號:978-986-6789-53-3
出版時間:2009-06-01

定價:$ 250 元 特價:$225
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內容 介紹

在台灣的中小學階段,有很多人把當「教師」,作為長大後的人生志願。
為什麼日本的教育家船越準藏,卻認為教師是一項「可怕」的工作?
而台灣的教師,為什麼又被普遍認為是讓人羨慕的「鐵飯碗」?

本書由有數十年教育實務經驗的教育家所寫所譯,對教師工作的觀察及討論,極為仔細深入。

台灣與日本的背景不盡然相同,但教育及教師工作的本質並無差異,因此仍很值得參考與借鏡。除了教育界,一般人也可以藉由這本書,更瞭解師生及親子之間微妙的互動。

〈本書特色〉
1.作者本身為教育工作者,藉由個案的陳述,讓讀者可以很清楚的體會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問題,以及身為教育工作者所必需承擔的責任。
2.書中的每一個案,宛如故事般的精彩,讀者可以發現真實人生有時候比小說更吸引人。

作者 簡介

船越準藏 1926年生於日本秋田縣明治村(今羽後町)。二次大戰末期到戰後,擔任小、中學教師。1987年退休後,從事演講、寫作。1989年獲頒秋田縣教育功勞獎。 除了《寫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的信》、《SOS校園裏的求救聲》、《教師這可怕的工作》之外,還著有《我的父母親是最棒的》、《紅色的外套》等書。都是以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(作者虛擬的人物)的信形式寫出。這也是他四十年教育工作,珍貴的經驗結晶。

作者 簡介

船越準藏 1926年生於日本秋田縣明治村(今羽後町)。二次大戰末期到戰後,擔任小、中學教師。1987年退休後,從事演講、寫作。1989年獲頒秋田縣教育功勞獎。 除了《寫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的信》、《SOS校園裏的求救聲》、《教師這可怕的工作》之外,還著有《我的父母親是最棒的》、《紅色的外套》等書。都是以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(作者虛擬的人物)的信形式寫出。這也是他四十年教育工作,珍貴的經驗結晶。

作者 簡介

船越準藏 1926年生於日本秋田縣明治村(今羽後町)。二次大戰末期到戰後,擔任小、中學教師。1987年退休後,從事演講、寫作。1989年獲頒秋田縣教育功勞獎。 除了《寫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的信》、《SOS校園裏的求救聲》、《教師這可怕的工作》之外,還著有《我的父母親是最棒的》、《紅色的外套》等書。都是以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(作者虛擬的人物)的信形式寫出。這也是他四十年教育工作,珍貴的經驗結晶。

船越準藏

1926年生於日本秋田縣明治村(今羽後町)。二次大戰末期到戰後,擔任小、中學教師。1987年退休後,從事演講、寫作。1989年獲頒秋田縣教育功勞獎。
除了《寫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的信》、《SOS校園裏的求救聲》、《教師這可怕的工作》之外,還著有《我的父母親是最棒的》、《紅色的外套》等書。都是以給當了教師的可奈子(作者虛擬的人物)的信形式寫出。這也是他四十年教育工作,珍貴的經驗結晶。

【作者序】來自孩子們的哀嘆


這本書是根據身邊筆記,寫出不想上學的孩子、突然喪志的孩子,或是因流言而哭泣的孩子的故事。現今的父母和教師,真的無法給孩子們活下去的目標了嗎?這些孩子們的哀嘆,讓我覺得這就是把事情告知世間人們的信號。
人是有目標的生物,只要目標堅定,即使身處逆境或遭遇失敗,也會因活著的喜悅而發出生命之光。若失去目標,即使是能分辨是非的成年人,也會誤入歧途,更何況是還那麼幼小的孩子,會失去上學的衝勁,走上意想不到的偏差之路,甚至可憐地自斷生命,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在當前這個分工細微的社會,看起來生存的目標似乎因人而異。但是過著團體生活的人們,都不可能離開人群,隨意生存。看起來各個目標不同的人,都會在「保持自我,互助生存」這個人性的目標下,一點一點地連結起來。若不是如此,就不可能達成追求幸福的目標。
——我們的祖先,在大自然的考驗、其他生物的威脅、人類相殺的殘酷中,失去很多生命,遇到好幾次絕滅的危機,才形成這種嚴謹的習性,而向任何人都伸出親切的手,彼此互助;不管有多辛勞,軟弱的人類想幸福地生存下去,只有這條路可走。 人類就是在這不怎麼完美又軟弱的同類互助下,才進化成比其他任何生物更優秀。如果不知道互助,應該老早就絕滅了,或者是還在地面上爬來爬去。繼承這互助的習性,再把它傳給孩子們,是所有大人身為人類的重要義務。
但是,當集團之輪越轉越廣,世界的組織和工作複雜化之後,有人會忘掉人類的經營都是為了互助而產生的;甚至有人為了個人利益,把原本為伸出親切之手而產生的企業、經濟、政治、科學技術等,用在相爭、欺騙、戰爭上,而且這種傾向還越來越明顯。
孩子們都是在大人的潮流中長大,如果父母親和教師都在誇強侮弱的世俗漩渦中沉淪,忽略教導「保持自我,友好互助」的人性目標的話,孩子們的心會受到傷害、生病,然後叛逆。——這是多麼可怕的事。
現在,全世界各地都在呼籲正視孩子們的生存權利。人類追求幸福最確實而且是唯一的方法,就是把孩子們培育得人性豐富。而且,在這些孩子們所主導的這個時代,無論是體貼之心,或是親切的手,都應該比我們那個時代要大上好幾倍。既然這樣,不管那負擔有多重,想要培育孩子的人性,首先要做的,不就是應該傾聽孩子們有關生命意義的聲音嗎……?
平成四年三月二十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