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
 
首頁 > 玉山社書系 > 玉山社.其他 > 日本外交史話
日本外交史話
類別玉山社書系 > 玉山社.其他
作者岡崎久彥
譯者章澤儀
頁數:304 開本:15cm × 21cm
ISBN書號:978-986-6789-46-5
出版時間:2009-05-01

定價:$ 380 元 特價:$342




分享:分享到Facebook  分享到Plurk

內容 介紹

從日本百年外交史的縱深,
透析整個亞洲局勢的瞬息萬變,
思考台灣在此變局中的正確方向。

本書作者為日本的職業外交官,
擅長政策論述與戰略剖析,
並被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尊為「外交老師」,
對日本的外交動向深具影響力。

本書以陸奧宗光、伊籐博文、小村壽太郎、幣原喜重郎、吉田茂等人物為經,
從一八五三年黑船叩關到一九五二年的佔領體制結束的時間為緯,
透過作者恢弘、雅致的筆力,建構出日本百年的外交史詩。

藉由本書可瞭解幕末維新後,
日本如何成為現代國家其過程中的篳路藍縷,
更可以深入這個亞洲鄰國的外交發展與思維,
進而反思台灣未來在國際舞台中所應積極爭取的一席之地。

〈本書特色〉
1.日本產經新聞專欄連載,深獲讀者好評。
2.作者為職業外交官,對日本外交動向深具影響力,其外交觀點與對國際社會的分析,提供給同處於亞洲的台灣,相當程度的參考價值。
3.作者文筆雅致細膩,全書以日本重要人物作為敘事主軸,穿插各種有趣的小事例,讓百年歷史讀來,深具閱讀故事的趣味。
4.內容平易好讀,是想初步瞭解日本政治外交及當今社會思想脈絡的人必讀的入門書。

作者 簡介

岡崎久彥 一九三○年(昭和五年)生於舊關東州的大連。在東京大學法學部就讀期間考取外交官考試,一九五三年(昭和二十七年)中輟學業並進入外務省任職;後取得劍橋大學經濟學部學士與碩士學位。曾任防衛廳參事官、駐美大使館人員等等,後擔任外務省情報調查局長、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、駐泰國大使等職,現已退休。曾獲第十一屆「正論大賞」。

作者 簡介

岡崎久彥 一九三○年(昭和五年)生於舊關東州的大連。在東京大學法學部就讀期間考取外交官考試,一九五三年(昭和二十七年)中輟學業並進入外務省任職;後取得劍橋大學經濟學部學士與碩士學位。曾任防衛廳參事官、駐美大使館人員等等,後擔任外務省情報調查局長、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、駐泰國大使等職,現已退休。曾獲第十一屆「正論大賞」。

作者 簡介

岡崎久彥 一九三○年(昭和五年)生於舊關東州的大連。在東京大學法學部就讀期間考取外交官考試,一九五三年(昭和二十七年)中輟學業並進入外務省任職;後取得劍橋大學經濟學部學士與碩士學位。曾任防衛廳參事官、駐美大使館人員等等,後擔任外務省情報調查局長、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、駐泰國大使等職,現已退休。曾獲第十一屆「正論大賞」。

岡崎久彥
一九三○年(昭和五年)生於舊關東州的大連。在東京大學法學部就讀期間考取外交官考試,一九五三年(昭和二十七年)中輟學業並進入外務省任職;後取得劍橋大學經濟學部學士與碩士學位。曾任防衛廳參事官、駐美大使館人員等等,後擔任外務省情報調查局長、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、駐泰國大使等職,現已退休。曾獲第十一屆「正論大賞」。

〈台灣版作者序〉

我為日本人而寫日本歷史,因為敗戰、佔領和其後的左翼偏見教育,已經使得人們不再牢記日本史。 但是,當玉山社決定在台灣出版此書時,我赫然發現,原來此書也是為了台灣的讀者們而寫的。 二○○四年的陳水扁總統就職時,李登輝前總統曾對出席典禮的日本代表團這麼說: 台灣目前最大的問題,在於認知。 台灣沒有人種(種族)問題。重點卻在於認同台灣為一個國家——認為這是我的國家——這樣的人不多。 台灣四百年的歷史在戰後迅速失落,又跟中國大陸的歷史連結在一起,導致現在的年輕人不瞭解自己的父母、祖父母的歷史,正像當今的日本年輕人對日本歷史一知 半解。台灣的情形更嚴重啊,下一代甚至不知道祖父母當年過著什麼生活。 最近台灣出了一部記錄片〈跳舞時代〉,講舞蹈在台灣剛開始流行時的事情。那部電影是一個年輕女性拍的,用一九三○年代哥倫比亞唱片的流行歌做主題。我們得 讓現在的年輕人知道「原來台灣這麼早就有流行歌曲,台灣人也這麼早就懂得跳舞,還有自由戀愛。啊,真有意思。台灣的歷史真不錯」,一點一滴的讓他們體會才 行。 比起聽我們講一百遍,讓他們看一部電影,他們更能深刻的體會。
若是美國人、英國人或法國人,他們把自己的父母、祖父母當年經歷過的生活視為家族的歷史,也連結到國家的歷史,深深地保留在每個人的思想中。這才是一個社 會國家整體性的基礎,也就是國家民族的認同。 這份認同的斷層,無疑是民族的悲劇,這種現象都是因為突然遭到異文化的統治,而且透過教育,經年累月而產生的。 藉著《百年遺產》(原文版書名)一書,我想克服的偏見史觀不只一種。我無意駁倒它們,只是試圖藉由揭示客觀的真實去超越它。其中,我特別想澄清下列這兩種 勝者史觀。 首先是明治維新的勝利者——也就是薩長史觀。這種史觀形容維新之前的日本處於封建主義的黑暗中,而明治維新便是那之後的第一道文明曙光;事實上,明治多位 偉人英雄都是受江戶時期的高度文明社會孕育而成長。因此,為了修正這種史觀,我試圖從他們發跡的背景去說明。 再者是美國的佔領史觀。這種史觀將戰前的日本描述成受軍國主義支配的醜陋專制國家,似乎直到美國佔領才初嘗自由與民主滋味。 說來巧合,這樣的觀點與李登輝前總統的問題意識一致。 二十世紀是戰爭與革命的世紀。其中的一九二○年代,猶如沙漠中的綠洲。 那是個自由與民主的年代。在日本,大正時期開出了民主之花;在德國,威瑪共和成為人民雋永的追懷;在美國的一片榮景中,人們享受著大恐慌之前的爵士狂潮; 就連蘇聯都沉浸在革命初期純粹的理想與熱情中,直到史達林的獨裁到來為止。 無論在日本或台灣,和平與自由同樣降臨,一如〈跳舞時代〉裡的三○年代初期。 第四章描述戰時體制下的日本,也就是一九三○年代之後。關於這個年代,至今在日本和台灣都還有人記得。不過,在二○年代業已成年、或至少年方青春的人,卻 都不在這個人世間了。 我用十六節的篇幅來講述第三章的大正民主,正是因為這個緣故。除此之外,第一章的 8 、 9 、第二章的11、12,以及第五章的59、61也都在探討這個年代;就像去年以一百零一歲高齡過世的家母,在台灣也好,日本也好,那一段歷史是百齡世代所 共同擁有的回憶。 我時常懊惱,覺得本書應該早三十年付梓,但總算能在第四章所述世代的台灣讀者有生之年出版本書,也算是些許欣慰。那也是我們共通的歷史。